信托是个熊孩子?

优选财富2019-12-02 15:07:39

时下说起信托,大家都爱一本正经地说风险,大有不说风险就显得不专业的态势。小优君作为一名金融从业人员,今日偏爱“闲说”信托风险,要说的不是风险本身,而想说说信托行业之外诸君是如何说信托风险。

首先,金融同业爱说信托风险,犹如终于在“邻居家的小孩”身上找到了缺点。每个人成长过程中都有一个“邻居家的孩子”,他年年三好学生,经常考双百,反正在家长眼里就是什么都比自己强。但其实也不难在“邻居家的小孩”身上找到一些坏毛病,这个时候不同的小孩会表现出不同的心态。心气高点的小伙伴内心的“瑜亮情结”就开始发酵,大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如去年沪上某论坛中,有私募高管高呼“信托刚性兑付不破,A股无救”;也有那么一些小伙伴,看到信托公司出了风险事件,就像打了鸡血似得逢人便说:其实那小孩还烧过村东头王大爷家的麦秆堆,还偷吃过村西头李大妈家晒的红薯干。如近期有某全国知名券商研究员撰写了一份关于信托刚性兑付的报告,以数据分析见常的研究员们在引用信托行业数据的时候却乱了阵脚。明明讲的刚性兑付,却把单一被动管理类信托数据拉了进来,1万亿的规模被折腾成了3.5万亿元,不免有些贻笑大方。

其次,部分新闻媒体爱说信托风险,且姿态俨然是好莱坞知名大导演。信托风险事件是拍摄诸如《后天》、《致命接触》、《独立日》等灾难大片的最好素材,一派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景象,诸如某某信托公司深陷某某案件,房地产信托面临兑付堰塞湖等报道不绝于耳。这些报道如动画片《奥特曼》赢得了亿万小朋友的欢喜一样,吸引了很多观众的眼球,或许这也是部分导演钟情于此的原因。中间我们的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正如《奥特曼》的作者本身并不知道这个世上小怪兽到底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又长什么样子一样,新闻媒体在描绘信托风险的时候在很多时候并未探求到风险的全貌。所幸的是所有的灾难片都表达了同样一个主题—引导人向善,媒体关于信托风险的报道也在一定程度上督促了信托公司加强控制风险。

最后,监管机构和信托公司也爱说信托风险,宛如严父慈母教育自己的孩子。孩子的成长问题也让父母煞费苦心,但当孩子遇到别人家孩子指责受了委屈,父母也该为孩子出来说说话。去年年末信托业年会上,监管机构对信托业面临的风险以及相应风险管理和缓释机制建设的表态,正是印证了监管机构对信托风险的严父慈母心态—维护孩子应有的声誉,但正视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同时要建立良好的家教。良好的家教是自身成长的关键,在严父慈母的关爱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在面对别的孩子指责的时候自然也淡然了很多,关于奥特曼打小怪兽的故事看多了也见怪不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才是好孩子应该做的事情。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信托风险在众说纷纭中愈发显得扑朔迷离。而在我看来,金融的本质就是风险管理,待当有一天没有人说信托风险了,反倒显得不正常。而作为一名金融从业人员,有的金刚钻,揽得瓷器活,修炼好风险管理的内功是投资者关注的要旨所在。

优选财富,优选只为安全!

点击获取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