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板金雷后 麦芽跟踪到的一些情况!

2021-02-15 08:58:09

01

马茨没有铸造一块金板。

即使在三月份,这个平台也被发现是自筹资金的。

今天再来谈牛板金,不是为马后炮,而是牛板金藏雷暴雷的隐秘性复杂性,值得每一位投资者关注。

牛板金,有上市公司背景(牛板金股东佐力集团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佐力小贷06866.HK和佐力药业300181);

有风险投资,有清华、浙江大学知名学校背景主管;

以优良的用户体验和产品设计,有一个很高的“按谱”的票据融资业务的早期推广。

。。。

这些“好的”元素让许多老的在线贷款驱动程序在平台上翻了个身。

即使是过期的牛板金,对工业的流动性风险,“当前”的运行也是如此。

这点,麦芽实在难以恭维。

这要么是缺乏专业精神,要么被外表所蒙蔽,要么是它有自己的利益,而且拒绝承认忽视了平台的核心风险。

实际,牛板金43亿待收背后,31亿都以假标方式流向平台4位股东。。

是一个巨大的自筹资金,很难填补这个漏洞。

麦芽想要尽可能记录整个牛板金暴雷、维权过程,以防危机来临,手足无措。

我们希望不踩雷,但也愿我们做好了应对危机的准备。

02

7月3日牛板金公告逾期;

7月4日,该平台正式发布了每月支付1000万欧元的计划,希望能安抚投资者;

7月5日,金牛座办公楼被关闭,所有服务器数据的数据都被封存并带走,主人王学航被带走了……

此时,投资者意识到真正的危机即将来临。

7月6日,杭州江冈公安局上报牛宝黄金,备案。

7月7日,牛市黄金投资者开始组织权益,结果发现,该平台将大部分资金转移给了四名股东,用于房地产、金融、新能源等领域。

每月1000万兑付的方案,根本无法执行。

这个平台和老板的话根本不可信。

在保护公牛的权利方面取得了哪些进展?最后,受雷击的投资者应该怎样做才能更好地保障他们的权益呢?

对麦芽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问题:关于平台的权利。

1)是否要报告案例?

报案意味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诉讼过程。是否拿回这笔钱是另一回事;

没有报告,平台的老板有兑现计划,可以兑现。这意味着更快地拿到钱。风险的关键在于主人的工资,不管是真的,还是要走的路。

许多投资者都被困在这一点上,甚至会对支付计划感到兴奋。

从许多矿案来看,据说付款基本上是太极。

投资者的第一次报告仍有待报道。

2)没有到现场报案登记,是不是后期维权拿到资金,不会给自己兑付?

事实上,通过调查对母牛盘金进行了干预,并对服务器进行了存储和收集。所有平面数据由调查和保存控制。

报告不报告投资事实,也不影响投资事实的确定。

稍后,如果案件结案或收回部分资金,派出所基本上会再次与投资者联系。不会的,不会的。

当然,为了以防服务器租赁时间到期,投资数据丢失。

作为投资人的自己仍然要保存好:投资记录、待收记录、银行打款证明等用于证明自己在这家平台投资的资料。

3)平台逾期,首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瞄准平台控制器。这是第一次,有必要找出投资者的资金去向。可以判断是否有可能支付和追回赃物。

麦芽从现货权利投资者收到信息,看涨黄金将收集43亿美元.

12亿资产为春晓资本提供;其余31亿:“牛板金”平台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伙同陈鄂、胡文周,四人联手虚构标的项目,挪走31亿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

在这种情况下,众所周知,支付计划基本上是无用的。

31亿美元,能否从四大股东手中收回,还需要司法裁决。因此,这四人尚未进入司法程序。资产转移的风险依然存在。

4)立案,以什么罪诉讼?非法吸存?非法集资?诈骗?

每次暴雷,都有出现这样的声音:“国家定义非法集资、诈骗,钱是没收的。”甚至因为这,主张不报案。

如果你相信这一点,你会很傻的。

《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条:

关于涉案财物的追缴和处置问题规定:查封、扣押、冻结的涉案财物,一般应在诉讼终结后,返还集资参与人。涉案财物不足全部返还的,按照集资参与人的集资额比例返还。

没有"这笔钱被没收,并没有返还给投资者。"。

其实,被立案之后。平台及老板被定什么罪,对能拿回多少资金基本没啥影响。

收回资金的能力取决于资金流动和法律可追溯性的可达性。

定什么罪,只决定平台涉案人员受到多重的惩罚。

从指控的严重性来看,顺序是:欺诈>非法集资>非法存款。

另外,刑事案件,诉讼程序是这样的:公安负责侦查、检方负责公诉、法院负责判决。

那么,罪名一般由检方提起诉讼,罪名由他们提。

但投资人可以凭资料、证据争取,定更重的罪名。

5)报告发表后,投资者可以做些什么?

上访?把动静闹大?

麦芽认为,投资者可以获得尽可能多的权力,以帮助保护他们的权利。然而,不鼓励暴力,也不鼓励极端危险。

投资者真正能做的是:

搜集平台实控人资产及其财产转移的资料。比如,其配偶开的车、购置的房产、消费的珠宝等奢侈品。

车在哪里买的,什么车牌号;房产在哪;珠宝消费场所等,都可提供给警方。

尽可能追偿到更多财产,让维权利益最大化。

这一次,大黄金投资者聚集了黄金存在非常大的欺诈可能性信息。无论是否有用,最好的做法是:

1.胡温州作为四大股东之一,是惠民贷款公司的董事,利用关联企业提供的大量资金。此外,控制上海金利房地产开发公司(Shanghai Jinli Real Development Company)的沪温州和上海金利房地产开发公司早在2016-2017年就进入了法院的名单,法院已证实,其名下没有任何可强制执行的房产。

白金平台和首席执行官王旭行在借款企业与债权人不匹配时,应对其进行背景调查,但仍向没有任何财产的可疑单位和个人提供31亿美元的巨额贷款。因此,人们对串谋欺诈和洗钱有很大的怀疑。

2.投资人拿到了胡文周、沈旭卿向佐助金融(牛板金)借款15亿的协议照片。(未知真假)

3.投资人发现,在牛板金官方宣布逾期:同时遣散了部分员工,并立即进行控股股东变更,融数全部退出,由王旭航100%持股。

变更时间恰在2018年7月3日牛板金宣布逾期当天,融数掐准时间的甩锅,使得这场逾期更像一场预谋已久的暴雷套路。

最后再提一句:

虽然牛市黄金的闪电风险比以前的许多平台更隐秘,周末金融家们对两个平台的财务管理更加雷鸣,让许多投资者更加恐慌。

但这并不意味着整个行业都会崩溃。使用自我媒体,即使是第一线平台,它只能是短期的...

恐慌是这样的:这是夸大其词。

嗯,这不是专业的,听起来很难,我也有点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