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下一步要整治的互联网资管 会涉及哪些主体

2021-02-20 16:37:30

据媒体了解,互联网络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在“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简报”中回顾总结了以往的整顿成果,特别是在下一步工作中提到了互联网资产管理的清理和整顿,要求金融活动获得资产管理产品的发放、交易和销售许可证,所有这些都需要得到金融监管机构的许可。否则,就属于非法金融活动,这是清理整顿资产管理领域的基本原则。为了更全面地理解和完善金融资产管理,本文进一步梳理了相关问题。

  
问题1:哪些业务形式包括在金融资产管理领域?金融市场中的哪些主体是监管的主体?
  
【业务形式】在共同基金监管下的互联网型企业不是信托、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获得财务许可证,有资格的投资者被资产管理产品所限制,而是由非特许机构发行的物业管理产品,其基于委托资金管理和收益的拆分,并通过互联网财务平台进行分配。
  
“银发”(2016)早在2016年由17个部委联合发布,确定了通过互联网进行资产管理、从事跨境金融业务的重点企业,即违规经营、不具备直接或变相经营金融业务资格的企业。综合管理企业各业务管理混乱了三种企业。例如,一些金融资产交换通过互联网平台、收入权等私分转移变相突破200人限制、非法公开募股等都是整顿的重点。
  
此外,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的意见(第三十七条)和国务院关于有效防范各类交易场所财务风险的决定(第三十八条)中,明确提出了各类交易所的整顿要求,重点是继续集中招标交易,吸引一大批无风险参与投资的投资者。
  
  Q2:目前,互联网金融资产管理领域有哪些产品存在政策风险?这些产品具体在哪些环节有不合规范之处?所对应的可能风险又是什么?
  
  【产品】主要是私募、信托、非标、资管产品计划等拆分、转让或嵌套业务。
  
  【不合规范】比如一些产品的多层嵌套,每层嵌套时都有可能加杠杆,以至于整个链条叠加后杠杆水平极高,造成金融机构资产规模虚增,资金体内循环,融资成本提高;同时“通道”机构尽职调查能力不出于对投资人的保护,很多非标类金融资产都有合格投资人的要求,另外不能对外公开宣传,这些限制性规定导致金融资产的线上交易存在合规性问题。另外,就是未取得金融许可证的资管机构从事以资金为标的的金融资产管理。
  
  【可能的风险】可以预料的到的风险就比如部分股权交易所违规上线私募债产生兑付风险、无资质经营金融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可能涉及非法集资。有资质的金融企业因可能在信息披露、产品宣传、资金募集等违反相应监管要求而受处罚。
  
Q3:根据“穿透”监管规则,对互联网金融资产管理的监督,哪些是难点和难点?在现有的监管体系下,如何建立有效的长期监管机制?
  
【难点和难点】在"贯穿件"监督模式下,传统监管理念下的分部式监督很难实现资产管理业务的全面监督;金融基础设施的分散建设和管理限制了技术层面的渗透式监管,一些企业通过金融机构进行资产管理业务,由于股权级别和监管盲点的复杂性,存在监管盲点,这给监督带来了许多障碍。
  
(监管机制)首先,在投资者适度管理方面,确立底线监管思路,即只有高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才能进入市场,或建立投资者负名单制度,明确投资范围;第二,渗透和确定交叉资产管理业务的法律属性,明确监管规则和监管部门,履行监管主体的职责。明确资产债权交易中资金来源和资金流向,防止资产管理产品中的不当关联交易。最后,根据适用于相关监管规定的最终资产类型,明确对标的资产进行向下核实。
  
  Q4:监管层要对互联网资产管理的典型案件进行研判定性,现在的法制和监管框架是不是很多案件很难定性呢?这个实行起来有哪些难点吗?试论该方面的问题如何解决呢?
  
【定性】是的,如多层嵌套、不清楚的杠杆、著名的实债、监管套利、非法资产管理业务等,很难判断资产侧,如侨兴私募股权债务事件,在《宝宝平台汇率和支付危机》的情况下,只有在发生债务危机的情况下,它才会拉动丝绸和剥离”找到资产侧。因此,对于这种情况,为了恢复这种情况的性质,经常需要追溯到源头。
  
导致上述问题的最大困难是不同类型组织在传统的独立监管体系下可能面临的行为规则和监管标准不一致,难以实现资产管理业务的全过程监控和全面覆盖监管。例如,超额配股权最终与证券公司的交易系统相连,但监管层面只能看到,进入市场的资金属于信托账户,不能在背后"穿透",看资金来源和杠杆比率。因此,如果我们不能改变监管思路,一些资产管理产品可以很容易地避免市场准入、投资范围、资本限制、杠杆限制、投资者适当性和其他监管要求。
  
[解决]渗透型“监管模式”可以有效地避免前面存在的问题,即监管部门根据“形式上的实质”原则来识别业务性质,并根据业务功能和法律属性来界定监管的原则和责任。例如,银监会根据渗透监管的原则,将商业银行各种形式的内部和外部业务,以及本质上是银行信用风险的业务,整合到统一的信贷管理中;证监会通过渗透式监管,要求向固定增加的项目披露渗透类型信息,并通过相关用户和私人股本基金最终投资者的渗透核实,通过渗透核实,是否符合资格投资者;而中国保监会将股权结构的监管模式渗透到最终控制权人的监管等方面,从而有效地解决了网络金融资产监管不明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