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员工手中的股权突被“清零”昔日承诺股权成“废纸”?

2019-09-18 11:32:47

正陆续将乐视的“核心资产”抵押给了孙宏斌的贾跃亭,可能只剩一个梦。然而对于乐视系公司的核心高管及员工而言,连做梦的权利都没有了。

乐视上市的公司乐视和乐视新终于迎来了新一轮的金融支持,创造了中国,但乐视网的大部分员工并不开心。

近日,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核心员工被通知,其手中的股权全部“清零”,这让原乐视核心中高层、普通员工手中的股权协议书成为一张“废纸”,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择愤然出走。而贾跃亭原定的乐视全员股权激励计划也正式变为“泡影”。

该事件要追溯到今年年初乐视获得融创中国的150.41亿元战略投资。在此笔交易中,贾跃亭将乐视网及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10%和15%的注册资本以约50亿元卖给了孙宏斌。而鑫乐资产正是乐视系员工的持股平台。

乐视的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说:“现在,随着交易的完成,该雇员的持股也被宣布无效。”

突然“清零”

昔日承诺股权成“废纸”?

Jia先生对向Lex的贷款的承诺是不会兑现的。此外,它还有一项承诺,而且尚未兑现。

随着融创中国的进驻和加速渗透,乐视系公司迎来几波大规模换血。众多员工主动或被动从乐视系公司离开,其中不乏核心中高层人士、核心技术人员。

然而,最近,莱夫(Letv)等LeTV的一些核心高管离开时,他们被告知,他们之前持有的公司股份已经“清空”。

第一次,业界挖掘了大量的精英和领袖,给出的条件是相应公司的原始股份,这些人的权益现在变成了一个“泡沫”。“其中一个离乐科很近。”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股权的授予可以追溯到两年前,当时贾跃亭向乐视全体员工宣布,莱视原有总股本的50%将被用作员工激励,以实现达乐的“人人持股”计划。

2015年11月,莱夫所有员工都收到了一封名为“全体员工激励计划”正式启动的电子邮件。LeTV控股(全球)将给予员工50%的原始权益,作为一种股权激励,原则上不需要支付,这封电子邮件说。

当时有乐视高管对外透露,根据公司的规划,乐视控股(全球)预计在2022年实现IPO,并估算届时市值达到1.7万亿元。当时有业内人士初步计算,一旦乐视控股上市,乐视员工将可能获得8500亿元的财富。

今年初,孙洪斌向面临巨大资金缺口的贾跃亭伸出“橄榄枝”,使其成为乐视上市系统中乐视网络的第二大股东,成为乐云和乐视的重要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交易中,雷西和新乐在中国的注册资本分别为23亿元和26亿元,注册资本分别为2923万元(占乐信总注册资本的10.3964%)和4417万元(占乐信总注册资本的15.7102%)。

而鑫乐资产实际上为乐视系员工的股权平台。一位乐视系公司的员工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贾跃亭此次出售给孙宏斌的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实际上是乐视员工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虽然贾跃亭是鑫乐资产的大股东,其可以出售该笔资产,但其在进行此笔交易时却违背了对员工们的承诺。”

`首先,公司在执行股权激励计划时与每名雇员签署了一项协议。公司与员工已就行使条件达成一致,并同意如果员工离职,员工可以自己的名义拿走一半股权,但现在公司鼓励的大部分股权已被贾跃亭转移到孙洪斌。一位中层人士告诉记者。

他透露:“在乐视引入融创时,公司内部员工对此笔股权转让提出过质疑。不过,当时公司方面给出解释是,该笔被转让给融创中国股权本来应该是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但由于该笔股权处于质押状态,无法动用,所以贾跃亭临时借用员工持股平台鑫乐资产持有乐视致新的股权以完成交易。同时,贾跃亭对公司员工承诺:未来其赎回质押股权后会还给鑫乐资产。但事后,我们发现其质押的股权已经被轮番冻结,且其从融创获得的钱也没有用于赎回这笔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新乐资产在今年1月的一项公开声明中表示,新乐资产将通过平价交易或其他合理方式出售资产,以获得乐控股所持股份的新比例,并继续用于员工持股。与此同时,该行业也面临着一个挑战,这很可能会被引入乐控股,而不是其本国员工。

“当时贾跃亭曾承诺赎回莱夫的新股,现在协议中的原股也不见了。虽然我们知道,我们手中的原股已经贬值,短期内无法行使权力,但如何行使权力,算不算两件事。现在我们都感到受骗了。”LeTV生态公司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

据了解,交易完成后,作为乐喜新40%股权的乐喜新股权结构仍是控股股东,新持股33%,成为乐喜智鑫新的第二大股东。鑫乐的资产仅占1.9777%,所剩无几,在股东名单中排名第五。换句话说,鑫乐资产持有的新股无法支撑公司对员工的承诺。

此现象不仅在乐视新、乐视云、乐视运动等乐视生态公司也存在。

作为回应,乐视导演赵凯在接受《每日证券报》采访时说:"该员工的持股实际上是贾跃亭实施的全员激励计划。其愿景是实现乐视员工“每个人的股权”,但由于随后发生的金融危机,一些公司“股权激励计划”已被搁置,乐视志新等乐视员工也签署了协议。"

他表示:“这是贾跃亭当时实施的对员工激励的一种方式,其确实对员工承诺过这笔股权归员工所有。”不过对于该笔股权具体细节,他表示该事件是由公司的长期激励组负责,且自己目前已休假,对公司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但对于乐视网员工的持股情况,其称:“未受到影响。”

"我们今天也了解老家的困难,我们也知道公司的情况。然而,在离职后,公司向公司告知以前授予的原股份已被清除为零,这违反了我们的权利和利益。到目前为止,公司中没有人有关于这种情况的报道。"是乐视超级高管,刚刚离开公司,无奈地告诉记者,目前的"我们都能遵守行使权力的条件。",我们不是要求行使权力,而是问游泳池在哪里。”

频繁人员电击

重要原因:公平已经改变

高管手中的股票是"已清除零",这也加速了乐视高级职员的大规模离职。

乐视公司全球投资与融资总监郑晓明、乐视控股首席财务官吴辉、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乐视高级副总裁营销、3500至新CMO冠军、CMO张敏辉、1R商城赵一恒等高级管理人员已离开。上个月,乐视的CEO梁俊也宣布他已经提出辞呈。

这些高管大多是贾跃亭在过去两年“挖”出来的,而莱视这些核心高管离职的重要原因是股权发生了变化。

乐视的一位内部人士对媒体说:“近年来,由于资金短缺,乐云公司每年颁发的员工奖金最多,如乐视、乐云、乐体育等,奖金是原来的单位,但实际上是一个竹篮。”

对于Letv的员工,包括许多高管,之前在Letv的股份是可退还的,这使得他们仍然对乐视的未来有信心,并坚持他们的信心。但现在,对于这一部分员工来说,不仅多年的斗争成就已经消失了,而且公司的期望和期望也消失了。没有未来,这也是许多高管离职的重要原因。一个接近乐视的人说。

据了解,持有乐视网期限的法定高管,在乐视网股价最辉煌的时候也未出现过大规模减持现象。

“很多高管都持有乐视网的股票,但乐视网上市以来,几乎没几个高管减持过,实际上贾跃亭在内部也要求公司高管不减持。由于行权要交极高的税,很多高管这么多年在乐视不仅没有挣到钱,且还交了大量的税费。”上述乐视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部分持有乐视网大量股权的高管也在大股东质押股权时与其一并签署了担保协议并承担连带责任,目前其股权大多也处于冻结状态。”

他对记者说:“在第一次,贾先生对行业中的大量人的承诺是行业的一个股份,现在的股份被搁置了,员工们都很震惊。公司授予股权激励的员工有成千上万人。""?"

作为回应,北京维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权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贾跃亭将承诺给控股公司高管的股份投给了控股公司的高管,这实际上是一种替代行为,”北京维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权在接受“证券日报”(Securities Daily)采访时表示。在这种情况下,贾跃亭是一位知名的股东,其他股东的身份不能在法律上显示出来。因此,贾跃亭出售股票没有法律障碍。但既然这是它向其他高管承诺的股份,如果贾跃亭没有授权它处置,它就侵犯了这些实际股东的权利。实际股东可以向贾跃亭要求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