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会逼死P2P?这锅监管不背!

2019-08-12 21:34:20

"历史上最严格的监督"的作用是直接的。一些数据显示,P2P平台在本周营业额的监管措施中下降了2.09%,投资者的数量同比下降了40%以上,25日下降了60.64%。同时,一些法规也引起了业界的巨大争议。许多人担心P2P将成为另一个"一模-1"产业。

毫无疑问,P2P将告别野蛮生长,迎来2007年行业诞生以来最大的一次洗牌。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得长远一些,再多看看不同类型平台的表现,就会发现情况并没有那么悲观。过去,平台怎样做才算合规一直没有官方标准,而监管办法出台之后,P2P一方面获得了合法地位,另一方面必须达到ICP证、借款限额、银行存管等要求来完成规范化,最终将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与此相比,成交额和投资人数的下滑只是短期的表象。

无可否认,行业的改组必须有残酷的一面。监管将在市场上筛选数以千计的平台,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不可能成为赢家。以争议最大的贷款限额为例,90%以上的主要业务为大型企业贷款,对当前P2P行业的实际运营产生了真正的影响。有些人认为这是取消P2P并将行业归咎于监管的法规。问题是,那个罐子应该在后面吗?

真正的答案是P2P平台不会死于监管,而是会死于风险。为借贷双方搭桥牵线,为什么会有风险呢?《网贷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答记者问中解释得很清楚:P2P平台本质上是信息中介机构,不是信用中介机构,但其开展的网贷业务涉及资金融通及相关的风险管理,是金融信息中介业务。

金融的核心是风险,而P2P平台的核心能力则是风险控制能力。一味把借款金额做大、盲目追求成交量,无疑将使风险变得失控。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互联网金融与民间融资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郭华表示,限额规定主要是基于分散风险、作为传统金融机构业务补充的考虑。不少专业人士也从法律角度,解读了限额规定与上位法的相符性,可见监管并不是拍脑袋决定的。

除了借入量外,更大的风险在于大多数P2P平台偏离了信息中介的定位以及服务和互联网运营的本质,成为信用中介。自筹资金、非法贷款、建立资金池、期限分割、大量离线营销等行为在行业中并不少见,直接导致问题平台的不断积累,风险事件时有发生。当大量的贷款违约和操作难以维持时,问题平台出现了“量钱”、“逃跑”等现象,最终被经济调查判处死刑,最终忽视了对风险的控制。

我们在过去两年中判断,未来将逐步淘汰超过9%的P2P平台,其中大多数都被认为是耸耸肩。事实上,随着风险继续暴露,问题平台去年被撤出。在监管到位之前,行业的重组已经开始。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6月底,累计问题平台占国家机构总数的43.1%,未及时或更迟注意风险的平台仅加快了问题平台的死亡。

P2P产业的不断发展,防范地区风险和系统性风险是不可避免的。与中国经济一样,当前的经济增长率、结构调整阵列和早期刺激政策具有相同的“三相叠加”特征,P2P产业也面临着外部经济低迷、内部标准调整时期、金融与科技碰撞时期第三阶段叠加的影响。目前,复杂重叠的风险还没有完全暴露出来。此时,可以进行严格的监管,及时清理机构套利,以保护风险的底线。

在12月和以后的过渡期内,工业发展的趋势将是不均匀的,但将呈现一种极化状态。一方面,在监督方法的推动下,各种风险被加速和暴露,问题平台将加快撤出;另一方面,合规平台的优势更加明显,坚持信息媒介,做到小,消费贷款业务平台将加快增长。

无论未来是否放松监管,在产业重组的过程中,最终的生存必须是一个以风险为导向的平台,而不是监管驱动P2P走向死亡。投资者也是如此。即使不投资于P2P,也有很多其他投资渠道,最终的盈亏决定总是投资者的意识和风险管理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