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了解信托 > 金融民工:放水了,降薪了,调岗了

◀ 金融民工:放水了,降薪了,调岗了 ▶

金融民工:放水了,降薪了,调岗了

金融市场部 2021-12-29 16:13:23

本公众号后台回复“金融风控”,金融人士构建自身的风控模型和研究框架(粉丝专项,全程免费)。谢绝空谈,实战第一!


导 读   

没有什么问题是“干”字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用两个“干”。



作者:阿信往事

来源:阿信往事  (ID:xintuoer1)



小曹:

今儿洒家给你换个口味,故事胡编乱造,拼拼凑凑,雷同不候。


 引子 


放水了。


扬一勺遍天儿地洒出去,看似普度众生,其实就湿了个地皮儿,谁也没救着。


大水漫灌,可地干渴已久,还不等放出来,就被眼吧前儿的这点干土吸了个干干净净,你还等着他漂洋过海去看你?


就怕最后是滴灌技术,眼睁睁看着水从你面前过,就是滴不下一滴来。


禾苗随风晃了晃枯黄的叶子,横下心把纤弱的根须扎进石头里,去吸一点水气儿。


没有水,干的是地,渴的是苗,愁眉不展的是农夫。


(一)出征 


阿信登上了前往安州的飞机。


他已经好久没有出差了,几乎忘记了天空的颜色以及飞机发动机的轰鸣。


以往的出差,阿信就像一个出征的将军,出征的时候告诉出租车司机要走安定门,回来的时候告诉司机要走德胜门,一来一去,好像一个凯旋而归的将军。哪怕只是一个好彩头,这是阿信不改的习惯。


今天,前往安州,阿信仍旧让出租车师傅走安定门,只不过这次出征不是去开疆拓土,而是去收复失地。


失地收付不了,就只能 “收尸”,给出险的项目,也给自己。

(二)降薪 


阿信一个月前被通知降薪了。


当然,降薪的不止阿信一个人,还有他的部门领导和团队的其他同事。但是,也当然,降薪的不只是他们团队,还有除了团队之外的公司其他人。但是,也当然,降薪的不只是他们公司,还有除了他们公司之外的集团的其他公司。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被降薪只是其次,阿信最担心的是年底的时候自己会欠公司一大笔钱。因为现在的工资一万二里面有四千属于预发的绩效,按照公司现在的年终奖规定,如果年底无法完成公司业绩的一半,年终奖是没有的,预发的绩效还需要收回。现在6月已过,年初的绩效只完成了30%,如果剩下的6个月里无法完成另外的30%,那么年底的时候自己就欠下了公司4.8万的债务。


这是阿信工作的第三年,没有房贷,因为没有房,没有车贷,因为没有车,但却有了预发绩效的债,只因为一直在工作。


老天好像给阿信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信托好的年景,自己还在读书,信托差的年景,自己却义无反顾地闯了进来。


阿信很是不甘,但是不甘并不代表就可以扭转。


领导拉过来好几个天津的政信项目,阿信正准备要大干一场,天房出事了,天房一出事好像这个天津都要出事,天津出事儿又好像全国都要出事儿,所有的政信都停了。


阿信的部门领导想去做地产,拿出百强名单,大笔一挥划下一片江山,好像一个猛子扎进百强里,遍地的黄金随便捡。忙活半天,领导才发现,银监不让做前融啊。又忙活半天,领导又发现,公司财富不行啊。又忙活半天,领导又发现,代销的资金也不多了。看着别人做恒大,领导也去,等他们报的时候,恒大已经额度满了,其实不是额度满,是额度少了;看着别人做碧桂园,他们也去做,可等他们做的时候,碧桂园三四线城市策略调整了;看着别人吃肉,自己连汤都没喝着。阿信每周一从安定门出,每周五从德胜门回,出行时是一箱衣服,回来后,是一箱脏衣服,除此之外,空空如也。


阿信的领导又想去捞捞上市公司,可还没去呢,就被几颗响雷给炸了回来。阿信觉得领导真怂,雷响了又没炸着自己,领导就躲在战壕里捂着胸口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差点就炸到我了。”


阿信打心里开始瞧不上这位领导了。


(三)离职 


阿信自打看到领导在战壕里庆幸余生的时候,就对领导有了微词。可当领导第二天就给他说自己要走的时候,他才知道头上这片云没了。


原来有片云的时候,还可以遮阴纳凉,可阿信却觉得这片云挡住了自己遥望天空的视野,现在这片云撤去了,阿信才发现,云的背后只有炙热到无法忍受的太阳。


领导是最后一个告诉阿信的,因为阿信跟他的时间最短,不知底细,也就不知忠奸,不知忠奸,也就宁信其奸,不信其忠。


领导告诉他是在第二天的早上,把他叫到办公室,面对面坐着,此刻,领导既没有领导的架子,也没有战壕里的那股怂气,反倒是一副解脱的样子。但仍旧带着老大哥的气派,对阿信说:“兄弟,我昨晚提了辞呈,今天下午就撤了。”


阿信没缓过来劲儿,生平第一次遇到领导辞职,不知道是祝福他远大前程,还是祝福自己在他走后将一飞冲天。


“兄弟,哥哥给你说句掏心窝子话,你来这个行业不是时候,没什么油水了,未来几年我看透了,还是干抢骨头的事儿,你要有好的去处,也好自为之吧。”


阿信还是不知道自己应该祝福他远大前程,还是祝福自己一飞冲天。


“兄弟,哥哥再给你掏心窝子说句话,咱们部门业绩今年业绩是铁定完不成了,别到最后让人家把绩效给你扣了回去。”


阿信明白了,他现在谁也用不着祝福谁,祝福谁都是多余的,他这是跑路,自己属于等死,谁都用不着祝福。


走了的,我祝你平安,我留下了,我祝我自己年终过关。


没有你,我一样把后半年的30%完成出来。


阿信想送一个“干”字给他,我干你老母!


阿信也想送一个“干”字给自己,干死所有人。


阿信相信“干”字可以解决领导走后留下的所有问题,因为没有什么问题是“干”字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用两个“干”。


(四)转岗 


公司的出险项目不是阿信部门的项目,因为阿信部门根本就没什么项目,没项目,又何来的风险项目?


阿信本以为要轻装上阵了,摆脱领导的束缚一飞冲天了,没想到在领导走后的第二天下午,他被分到了资产处置部门。


在公司眼里,阿信是个兵,班长没了,也不代表你就是班长,实在不行你就去别的班当兵。

以前是冲锋班,现在是排雷班。


从一个坑里出来,又被摁到了另一个坑里。


我以为是强奸,没想到是轮奸。


公司说了,资产处置没有预付绩效一说,年终奖看最后公司绩效。


一眨眼,年底的债抹了,阿信乐了;又一眨眼,年终奖得靠整个公司的业绩了,阿信又想哭了。之前的部门留存归了公,以后的部门净是别人挖的坑。


没关系,阿信有的是力气,有的是精力,有的是加班的时间,把制造下一代的力气都用上,就是一个字:“干!”


阿信被通知降薪的时候,阿信说:“干!”


阿信的领导告诉阿信他明天就离职的时候,阿信说:“干!”


阿信被调岗去做资产处置的时候,阿信说:“干!”


领导被阿信“干”的气势鼓舞,拍打着阿信的肩膀说:“好好干,我保证公司业绩再差也不会辞退你。”


阿信内心的潮水退去了,下半年的房租和饭钱总算有了着落。


(五)放水 


自媒体纷纷说放水的时候,阿信仍旧说:“干!”


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干活儿”的“干”,还是“干渴”的“干”。


大水漫灌,也不知道会被融资平台、国企央企和地产吸走多少,流到自家项目地头儿的更不知道会有多少。


水流到平台也罢,流到国企央企也罢,最后还是解决了政府自己的债务问题,即使是流到地产,但最后都变成了土地款,变成了购房款,最后还不是归了政府吗?水到哪里来,又回到了哪里去。阿信只盼着来个水漫金山,什么大树小草,什么河蟹鱼虾,统统救下。


只可惜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出险项目啊,不是国企,不是央企,不是平台,不是地产,放水的时候,看着人家大口龙饮,可自己连点儿水气儿都没闻道,好像在撒哈拉沙漠的正中间儿,就看见了个别人喝水的海市蜃楼。


干啊。


(六)起飞 


乘务员走到阿信身边,带着礼貌的微笑问道:“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饮料,我们有果汁、可乐、矿泉水、热水。” 


阿信头也不抬,恶狠狠地说道:“都要,只要是水我都要。”


乘务员一时语塞,略带迟疑的问道:“您说都要么?”


阿信说道:“都给我。”


 “您喝不完的,为什么都要呢?”


 “干!”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上海信托行业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