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设卡”留人:年终奖6月补发,安心等待

2020-09-15 16:14:33

时间:2017/02/13。资料来源:“北京商报”作者:曲梦阳。

与利润下降相比,人才外流对银行来说可能更“伤痕累累”。“新京报”记者日前获悉,由于一家股份制银行在过去一年中辞退了太多员工,提出了“员工离职接受分支部领导一步谈话”的要求,比以往只需要下一级领导批准的做法复杂得多,给员工带来了更大的心理压力。这并不是唯一的,“北京商报”记者的调查发现,银行因为不愿意释放员工,伪装成“卡”的方式离开人们,可以说是充满了诡计。

  “设卡”方式多样

  银行业曾经是一个“只进不出”的好去处,收入高、福利好、够体面、“旱涝保收”,但这种局面在近年来逐渐有所转变。

  一位股份制银行某支行会计条线员工小尹(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目前正准备从单位辞职,但困扰他的是,该行在去年末提出,员工离职前要到分行各级领导处“谈话”,说明自己为何离职。

  “以前只要支行行长批准就可以了。在离职前,员工在支行继续 站好最后一班岗 ,做好交接工作就行,根本不用往分行跑。”小尹表示,按照新要求,不仅过程繁琐,更让他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因为自己和分行的领导根本不熟,辞职的决定又并非在单一因素下做出的,“更有可能在领导眼里都 不叫事儿 ,所以总有种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

小银还补充说,他很担心领导不会同意他的辞职,因为银行设置了“等级谈话”的要求,是因为去年银行“走了太多人”,从分行部门到分行网点,有大量的员工要提交辞呈,所以领导层也更加重视员工的离职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6月,“北京商报”记者获悉,该行接受所有新员工为正式员工,取消了调度制度。当地一家银行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将大量派遣员工转为正常就业,以留住人才。这位当地银行员工还透露,不久前召开会议时,一位分行负责人想“吹风”,说银行的招聘率高达270%,竞争依然激烈,告诉大家要珍惜自己的工作。

  但类似小尹这种去意已决的员工,遇到的变相拦截在其他银行员工身上也在上演,且银行的类型并非一种。一位原国有银行零售部门员工小金(化名)表示,他在去年6月就递交了辞职信,但到了12月才正式办完所有离职手续。

与交谈不同的是,小金“辞职半年后才被释放”,因为他的辞职信一直没有被分局上报。小金表示,他的部门领导一直以“没有分店回复”为由推迟离职,但在10月,他无意中发现,另一个分支机构的员工在递交辞职信后一个月内完成了离职,所以并不是说该部门没有不回复。

  比起辞职信被压,更让银行员工感到“心塞”的恐怕还是应得的报酬被延迟发放。另一家股份制银行支行员工小韩(化名)表示,去年年终奖他只拿到两位数,“感觉像被人开了个玩笑”,加上平时一直在高压下工作,他向部门领导提出辞职的想法。领导随即安抚称,年终奖因为种种原因推迟,会在今年6月补发,让他安心等待。

持续的工作压力是辞职的主要原因。

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研究部对会员单位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从2013年到2015年,共有33家银行金融机构的226000人从各类人才中流出,其中2013年69800人,2014年72900人,2015年83800人。原因是薪酬“瘦身”和持续的高压是银行员工排队辞职的两个重要原因。

北京大学经济系财务部副院长卢索奇说,目前,宏观经济低迷导致银行平均利润下降的空间增加,银行员工普遍面临减薪、减薪等问题,银行系统的员工对银行业未来的发展前景持悲观态度。在金融业多元化发展的背景下,与证券公司、基金和保险机构内部员工的收入相比,银行员工的收入较低。在春节前对年终奖金的调查中,一些银行员工告诉“北京商报”,年终奖金“大幅缩水”。

  此外,吕随启分析认为,由于银行不良贷款率升高,员工吸收存款、放贷压力加大,也导致银行员工离职率居高不下。综合这两个因素,也就是说,工资“瘦身”了,任务量却没有减少。

  “一人在银行,全家跟着忙”,这已成为银行人的写照。不少银行员工都透露,虽然存贷比指标已经被取消,但自己依然背着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存款,这让很多初入社会的员工都苦不堪言。在这“大指标”之外,还有涉及理财销售额、手机银行客户新增数、贵金属销量等多个“小指标”。

  而对于会计条线的员工来说,“时点”任务可能相对较轻,但日常的业务操作却时刻处于高压下。据某银行员工介绍,柜员一旦出了差错就要被罚,例如少盖了一个章,少则罚50元多则200元,数据录入出现错误或发生“串户”等情形就罚得更重。

另一位股份制银行出纳员补充说,银行现在正在开发新产品,甚至系统更新,在技能评估方面存在很大压力。今年春节前一周,银行还安排了一次复习。“除了去上班和准备考试外,没有时间为元旦做准备了。”

  银行外部的竞争也日趋激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提到,金融机构体制比较僵化,随着政策的放开,民营银行、互联网金融等得到发展,为传统银行业人才的转型提供了机会。网贷之家首席分析师马骏也表示,这几年银行降薪厉害,互联网金融、民营银行风头正劲。在利率市场化和传统金融向互联网金融转型的进程中,必然产生人才转移的过程。

  银行如何重新发起“进攻”

  不过,虽然银行的比较优势减弱,不少员工都流向基金、券商等非银行金融机构,但有统计显示,银行同业间的流动仍占主体。也就是说,不少银行员工的选择是从A银行跳槽到B银行。小尹表示,他的目标就是另一家股份制银行,因为“听说该行正在高速发展期,奖金可以正常发,而且发得很多”。

这一直是吸引银行业员工四处走动的重要原因。肖寒想离开的银行,头两年以他的高薪而在业内“出名”。普通支行出纳员的年平均年终奖可达100000元,表现良好的营业厅主任甚至可获得500000元以上的奖金。在同一时期,其他银行的出纳员在年底的平均收入只有50,000到60,000元。因此,韩也承认,他现在有点犹豫,想等到六月才知道奖金是否会发放和多少。

一些接受调查的银行员工表示,他们不选择离开银行业,因为“瘦骆驼比马大”,银行的平均收入仍高于许多行业。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部主任曾刚也认为,目前中国正在推进能力消除、去杠杆化等改革,银行作为融资中介,需求自然会下降。如果真正的企业有周期性的涨跌调整,那么金融业也是一个非常周期性的行业。目前,银行进一步扩张的空间正在缩小,面临着实体经济需求的弱化,市场竞争的加剧,银行利率利差空间和利润空间的不断缩小。在一定程度上,银行员工的规模和人员存在一定的盈余,银行员工的主动或被动流动属于正常调整。

但不可忽视的是,银行的比较优势正在减弱。目前,热门词是“金融脱媒”,指的是绕过银行体系的资金供给、供求之间的直接交易以及银行金融中介地位的降低。

在去媒体的过程中,银行的表现是资产增长放缓和利率收入下降。银行应该如何“接受报价”?业内人士认为,客户类型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将传统商业银行的客户划分为大、中、小、微观四大类,那么目前对银行具有真正战略意义的是中小客户和小客户。他们的资本需求从几十万到数亿不等,而且他们更依赖银行。银行是他们理想的合作伙伴。然而,大客户倾向于保持一定程度的实力,银行的议价能力相对较弱,微观客户还需要成长。

  另一方面,银行面对的用户群体也正在发生变化。壹宝贷总经理罗浩杰指出,未来“数字原生代”将成为核心客户,银行有可能需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未来的潜在用户或许不会选择银行的任何商业服务,而是通过P2P网贷平台投资、通过众筹平台融资、通过移动支付转账等,因此,银行要将这些用户的需求、生活方式等纳入考虑范围。

 

月入3000,就能申请的信用贷款

平安银行-新一贷

宜新-令人愉快的精英贷款

哇。有钱的贷款。

买房子,买车,买手机,去旅行。我需要钱!戳这里,找一小笔钱来解决你的紧急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