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不可撤销信托成谜团,好一出“逃亡美国”持久戏

长江商业评论2021-02-20 08:38:43


作者:穆清

本文为长江商业评论(ID:CKReview)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尽管在爆发了一系列讨债风波、资金危机、股权变动和易主剧情,并被愤怒的网友以调侃方式挂上热搜榜许久后,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贾跃亭,仍然没有出现在位于北京东四环他此前日夜厮守的乐视大厦。但这并不妨碍其仍旧时刻处于乐视风暴旋涡中心。9月14日早间,一份突然被曝光的贾跃亭“不可撤销的生前信托”其中一份草稿文书,或将令远走海外的贾跃亭失掉他最后存留的一点点信用。


贾跃亭不可撤销信托曝光


9月14日,“贾跃亭美国信托文件曝光,胜利大逃亡!”这一爆料发出,迅速成为了媒体关注焦点和网络讨论热点。爆料者自媒体“顾颖琼博士”声称,自己从洛杉矶的一家律师事务所拿到了贾跃亭为家人创建不可撤销信托的草稿文书,显示贾跃亭正忙着在美国忙着申请绿卡,计划为一个女儿留出7500万美元(接近5亿人民币)的资金,以逃避未来的债务诉讼。

 

“贾跃亭的信托文书上显示,他给Tiffany Jia(贾跃亭其中的一个女儿),留了7500万美金,约合五亿人民币。其妻子甘薇是信托基金守信委托人。他的几个孩子将分别得到不同的信托基金,金额大概相当。最后的信托基金款项据悉将从法拉第公司的资金池打入。”


2016年媒体报道贾跃亭第三个孩子出生,如果信托基金是真的,相当于15亿资金以信托的方式留给了孩子。


据律师透露,最后文书的签订工作将会是2017年九月底,在文书最后完成以及资金打入指定信托账号后,整个资金将会和贾跃亭完全无关。


这也为日前深交所提交的关注函中提及的内容给出了一个隐晦的答案:贾跃亭在股市高位套现的资金已经流向美国,成为其名下房产以及不可追回的信托财产。

 


乐视出面否认


消息爆出仅仅数个小时后,剧情又离奇反转。


贾跃亭在朋友圈予以否认:呵呵,我今天才发现在美国这么重要的法律文件,签名居然可以用“YT”这个简拼来签。在这个造谣零成本的自媒体时代,居然也有如此无脑的造假者,而且他的谣文还轻而易举地被捧为10万+。


贾跃亭的妻子甘薇也发微博称:今天,我才知道我女儿原来叫“Tiffany”;她还表示:“这些造谣文件和无休止的黑文,已经给我和我孩子们的生活、学习以及心理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和伤害。我们将使用法律手段来取证并且进行起诉!”她还质问对方:这样睁眼说瞎话、伪造文件,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随后,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发表正式声明,称上述消息系恶意杜撰,公司将对此提起法律诉讼。针对此报道,乐视控股方面否认贾跃亭成立海外信托保全资产传言,称文中恶意杜撰信托文件,表示贾跃亭和家人从未在海外成立所谓信托资金,这份英文资料全部造假。更表示公司已搜集相关造谣传谣证据,将对相关公众号进行法律诉讼。同时宣称要在中美两地对顾颖琼提起诉讼。


不过,乐视的这些说法并不能打消大众的质疑,而爆料者顾颖琼亦对媒体表示,自己不怕乐视诉讼。


真相究竟如何?至此已非常人所能判断。


 

所谓“不可撤销信托”


犹记数月前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山水集团老总高小琴在香港为她和妹妹的两个孩子设立2亿港币的信托。几个月后,贾跃亭夫妇也因这份“不可撤销信托”成为舆论焦点。由此让“信托”、“不可撤销信托”成为大众热议话题。


按照我国《信托法》的规定,所谓信托,是指委托人将其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进行管理或者处分的行为。如大家常说的家族信托就是信托机构受个人或家族的委托,代为管理、处置家庭财产的财产管理方式。


而在贾跃亭这个报道中提到的不可撤销信托是相对于可撤销信托而言。常见的信托委托人有权随时撤销或修改,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并没有发生转移,无需提前征得共同受托人的同意。不可撤销信托则与之相反,一旦委托人设立此信托,则信托财产独立于委托人的财产,并且没有受益人的同意,委托人不得修改和撤销信托。

 

与可撤销信托相比,不可撤销信托有两大好处,一个是以今天的价值把财产转移进去了,日后该财产包括升值不会算作遗产,因而没有遗产税;另一个是资产保护,因为该财产已经不属于委托人,如果有其他法律诉讼纠纷,别人拿不到该信托中的财产。


爆料人顾颖琼的文章中也表示,不可撤销的生前信托可用来指示遗产的分配和减免遗产税,但是它也具备资产保护的功能(简言之,债主无法追讨到此类信托名下的财产)。成立不可撤销的信托的人经常是在成立此类信托后还有足够流动资产的人,或是有充分迹象(即有高度可能性)会积欠政府巨额医疗补助或对外举债、而特别需要保护家产的高龄者。

 

这次设立信托之所以备受关注,就是因为不可撤销信托对资产的保护功能。因为贾跃亭这部分信托中的财产已经不属于贾跃亭,如果因为资产纠纷被告,别人将拿不到信托中的财产。由此,贾跃亭被认为“胜利大逃亡”。

 

换言之,如果这份信托是真的,对于乐视那么多债主来说,追回资金的难度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为拿绿卡潜伏美国?


自贾跃亭出走美国后,就不断传出他“胜利大逃亡”的消息:比如美国豪宅曝光,再是正在申请绿卡,直到此次为女儿设立不可撤销信托。每次消息出来,都有乐视、太太甘薇、甚至贾跃亭本人的辟谣。然而直到目前,号称“负责到底”的贾跃亭,依然没有回国的迹象。

 

早在上个月底,本次新闻的源头顾颖琼就曾爆料贾跃亭在洛杉矶忙着申请绿卡:通过EB1C申请美国绿卡要求申请人必须常驻美国。


贾跃亭去美国之后,迅速在法拉第担任职位,被怀疑有可能是出自律师的建议,因为EB1C的绿卡申请标准是:跨国公司经理/管理人员EB-1C类移民申请,主要适用于为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商业机构的跨国公司工作的行政主管、高级管理人员移民到美国,成为永久居民。


对于作为EB1C绿卡的申请人的跨国公司(美国雇主)的要求则包括:雇主必须是跨国公司,雇主必须在美国境内外正常运营,以及雇主必须在美国已经存在至少一年。


对于作为EB1C移民申请的外籍受益人的调遣雇员(高级经理和行政主管)的要求,EB1C所说的高管职位,要求有实际管理职能。光是企业法人,老板或股东,但没有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均不可行。高管中还包括高级执行官或高级经理。由此推断,这也是贾跃亭爆出自己经常参与法拉第日常管理的原因。


在这份信托文件曝光之后,即便真假待辨,大家也首先选择相信并联想到之前贾跃亭与乐视之间巨额的金钱纠葛——毕竟在国内,乐视的供应商、员工、用户和股民均都还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贾跃亭回国,而海外,作为乐视创始人的贾跃亭却一再被怀疑将资产转移出境,在美国忙着申请绿卡,设立不可撤销信托。


爆料人顾颖琼也透露:从洛杉矶本地的可靠信息源和传输出来的材料,在洛杉矶的贾跃亭压根没有回国打算,也没有去过香港,所谓去香港谈判要钱,全都是水军放出来的假消息。


随着乐视易主、贾跃亭出走已成定局,媒体关注的焦点也在逐渐淡化。所有这些,似乎都让贾跃亭“逃亡”的消息更加言之凿凿。

 


早前曾套现数百亿下落不明


对于乐视,尽管已经在第一时间辟谣,但仍引来不少质疑:贾跃亭是否已经“金蝉脱壳”顺利完成巨额财产迁移?毕竟梳理出的贾跃亭手头资金,就曾引发贾跃亭“对外撒谎套现”的口碑坍塌。


2010年8月12日,乐视成功登陆创业板,5年后因贾跃亭画出的生态大饼化身创业板第一妖股,市值一度达到1369亿元,跻身中国五大互联网企业之列。


自乐视网2015年5月26日公布贾跃亭的减持计划后,贾跃亭及其家人就走上了套现之路。当年6月1日,贾跃亭以均价68.5元的价格减持1751万股,隔日再以73.33元的价格减持约1773万股,3天套现25亿元;4个月后,贾跃亭本人以32元/股的价格转让1亿股给鑫根基金,套现32亿元。在2015年乐视股价处于高位时,贾跃亭本人通过减持转让的方式,共计套现拿走57亿元。


而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更是早就开启高位减持模式:2014年1月底,贾跃芳以均价50元左右的价格减持1100万股,套现5.44亿元;同年12月,贾跃芳减持1200万股,套现逾4亿元;两个月后,她再抛售2400万股,套现近12亿元。3次减持后,贾跃芳累计获利22亿元。


2014年和2015年间,贾跃亭姐弟一共套现79亿元,原本承诺将所套金额全数无息借给乐视,最后只借给乐视网不到35亿元。并且根据乐视网中报显示,贾跃亭姐弟借给乐视网的钱,已经全部拿走。

 

贾跃亭的最后一次套现,是在今年1月15日融创入股乐视:贾跃亭通过协议将1.7亿股乐视网股票转让给融创子公司嘉睿汇鑫,交易对价为35.39 元/股,贾跃亭获益60.4亿元。至此,贾跃芳、贾跃亭姐弟从上市公司共套现139.4亿人民币。


另外,当初融创中国火线驰援乐视致新、乐视影业时,贾氏家族控制的乐视控股及关联公司鑫乐资产共获得37亿元的现金收益。因此,贾氏家族通过乐视系公司的股权交易获得资金达176.4亿元。同时根据公开资料,贾跃亭还通过30多次股权质押融资超过310亿元,这部分融资去了哪里,尚不可知。


此外还有乐视的关联公司欠款乐视网52亿,乐视非上市公司在15年和16年通过私募股权项目融资200亿左右!这些资金加在一起,近千亿!但是,这些钱都去向哪里,也是未知数。


6月26日,招商银行申请冻结的贾跃亭、甘薇名下财产,总数不过12.37亿元,而贾跃亭的千亿资金,依然无处现形。


既然资金不在国内,就只有可能在国外。如若这份不可撤销信托有理可依,那么贾跃亭在海外的资金布局脉络,也逐渐浮出水面。

 

一面是此前承包乐视工程的农民工驻守在东四环的乐视大厦索要血汗钱,一面是贾跃亭悄然成立不可撤回的信托基金;一面是深交所等官方机构后知后觉的问责,一面是贾跃亭在微博上留下的“我会负责到底”。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乐视汽车也许都称不上是贾跃亭最后的挣扎,而是他最后的冷漠。不管乐视汽车的故事如何继续描绘,那个穿着T恤衫、牛仔裤、高喊“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的创业者,再也不会有了。


- END -


长江商业评论联系方式:

投稿及内容合作|editor@ckreview.cn

广告及商务合作|bd@ckrevie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