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万房子没了!还被刑拘!杭州这位姐姐被亲妹妹坑惨

2020-11-02 07:55:59

时间:2018-06-29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钱江晚报

6月27日上午,杭州绿洲花园501室。这所房子已经执行了将近两年,终于被清空了。

  在房屋里坚持了将近两年的老夫妻搬走了,各种生活物件悉数带走,当看到房间似乎还被仔细打扫过,执行法官也有点动容。其实,这两个月来,老人一直很不容易地生活在“被停电”的状况下。

  事情的起因是他们家的小女儿数年前借款数百万,大女儿做了担保人。后来小女儿还不上钱还跑路,现在被执行的这套房子是姐姐的。

杭州市公书法院执行法官洪英是本案的承包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小夫妻借几百万做生意失败玩失踪

  做担保的姐姐遭殃

2014年,一对在杭州做服装生意的小两口,由于营业额的关系,向一家小额信贷公司各借了100万元。双方同意借款半年。

其中一笔贷款由这对夫妇拥有的一处小房产抵押,另一笔由她姐姐担保。

显然,小夫妻的贷款业务并不成功,在约定的还款时间内,小夫妻没有还清贷款。小额信贷公司把这对小夫妻告上了法庭。

  这是一起事实清楚,有抵押有担保的民间借贷纠纷,小夫妻在案件审理阶段就玩起了失踪,拱墅法院很快做出判决,小夫妻归还借款。

  2016年,债权人小额借贷公司申请强制执行。

去年6月,这对夫妇所拥有的房产被拍卖,赚了70多万套房子,远远不足以偿还200多万美元的债务。

根据担保人需要承担连带赔偿的责任,“还钱”的负担落在了姐姐身上。

  执行法官通过系统排查姐妹俩的资产发现,银行存款寥寥无几,可供执行的只剩下姐姐夫妻名下的这一套绿洲花园的房产。

  涉事房子要腾退

但这对老夫妇坚持了两年,没有开门。

这一次去绿洲花园,对于洪法官来说,是让她感到最轻松的一次旅行。

我去过好几次了,我从猫的眼睛里看到灯亮着,但不管法官怎么敲门,他都没有打开门。

这对80多岁的老夫妇的父母已经活了很长时间。

去年11月14日,法官仍然没有敲门,他们在门上贴了一个通告,留下了一个联系电话号码,但在随后的几个月里,这位老人和两个姐妹都没有上前。

  今年4月,拱墅法院开展过好几次集中执行,其中也有涉及到房产执行的,往往采取的是强制腾退。但是考虑到这套房产里面住的是老人,女法官不忍心。

  洪影和执行局副局长刘琰又去了一趟绿洲花园。这一回她们找了社区干部一起,由社区人员敲门。门终于开了。

面对面的是叔叔,一个面对面的凌然:这个房子是我们两个老人住的,我们当时也捐了钱,我们不会搬出去。

  无论女法官怎么劝说,大伯岿然不动。法官最后说:如果你们坚持不搬的话,我们可能会和电力部门联系,要做断电处理了哦。

  大伯扔下一句:“随便你们”再无商量余地。

  电停了。大妈到执行局来找过几次法官,要求恢复,但是说到还钱,她就回家了。久未露面的小女儿也打来了电话,说自己这两年一直在美国,会叫律师来处理这个事情的,但是也再无音讯。

  姐姐刑拘之后

  房子被成功腾退,接下来进入评估拍卖程序

强迫症的过程必须进入下一个阶段。

  拱墅法院执行局将此案被执行对象吴某,即姐姐,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移交到公安。上周四,公安找到了姐姐并立即采取了刑拘措施。次日,姐姐的女儿就找到了法院。6月26日,俩老,姐姐的丈夫一起来到执行局做笔录,并承诺马上退房。两老比上回见到时,也瘦弱和憔悴了不少,但是执行生效判决,事关法律的权威。

6月27日,公书法院将房子的大门封上,然后进入估价和拍卖过程。

据报道,妹妹和妻子卷入贷款纠纷的不仅仅是小额贷款公司这两家。即使拍卖125平方米的物业,如绿洲花园,实施后的收益估计也很小。据二手房交易网络介绍,目前杭州绿洲花园在这一地区的价格约为每平方米5万元。

有关贷款的更多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信用批款”(xypik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