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都吓到腿软的灵异事件,就问你怕不怕

2019-12-02 12:17:49

时间:2018-09-25 来源:东方头条-来看玄幻 作者:来看玄幻

  在经历了种种人间惨案的同时,法医是否也遇到过那些科学所不能解释的灵异事件呢?下面一起来看看台湾著名法医所经历的灵异事件。

杨日宗(1927-2011年11月23日)出生于台湾苗李述公炮镇,于2011年11月23日在台北市国泰医院去世,享年84岁。

  为台湾著名法医,经手过许多重大案件,被誉为“台湾福尔摩斯”、“法医神探”、“人间判官”,常被人与同样出身于台湾的知名旅美鉴识专家李昌钰相比较。

  在法医公职生涯47年期间,相验尸体超过两万具,退休后犹以顾问传承经验,参与重大刑案相验达半世纪。

他有勇气表达自己的观点,不是不损害权力,而是被视为“法医的良知”。媒体被称为“杨庆田”和“法医学福尔摩斯”。他在法医学史上写下了传奇的一页。

  下是杨日松法医所经历的灵异事件:

  第一宗:活见鬼

  台北县三芝和野柳之间,有个叫老梅的地方,二十余年前一名妇人因为家人得了急病,不慎失足溺毙。

杨日松跟随当时台湾刑事警察部队的验尸官,即现为羊警校教授的叶兆库博士。陪同他的有检察官和书记官长。

  验了尸,他们到淡水吃过晚饭,喝了点酒,便在细雨霏霏的夜晚搭车回台北。

在路上,杨日松突然发现车里多了一个年轻的女人。他想是谁从淡水带上公共汽车,很抱歉说出来,但用胳膊肘碰了一下店员,店员温柔地笑了笑。

  车过士林的平交道,检查哨栅栏竟然放下来挡住去路。众人正感诧异,一名警员上前问明他们身份,即向检察官报告,因为台北大桥下的淡水河边,捞起一具女尸。请检察官去验尸。

  这样一折腾,车上的年轻女人,已趁别人不注意时悄悄离去。

  车到河边停尸处,刑警伸手揭开草席,点亮手电筒,他们几个倒吸一口冷气,内心惊骇万分。原来死者就是刚才出现在他们车厢的女子,先前几个人都看到了。

  警方初步调查,死者有个不务正业的姘夫,把她当摇钱树,而她无法忍受,两人为此生龃龉。

  据她的姘夫告诉刑警,晚上他们乘车经过台北大桥时,车行受阻,停了一下,她匆忙跳下车投水自尽,抢救不及。

  可是死者,何以会在杨日松他们的车上现形呢?

  经检察官交代,刑警细心查证,后来果然查出,死者是被她姘夫推下河淹死的。

  第二宗:鬼电话

  杨法医的另外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早年有一位法医,一天夜半时分,家中电话铃声大作。他太太从被窝里爬起来接电话,又把话筒交给他,迷迷糊糊听到对方向他报告三峡发生一起命案,请他次日去相验。

  第二天确实有个案子。等他去验过尸过来,夫妻俩一谈,脊椎骨陡起一阵寒意。因为他家根本没有装电话。

这个故事有名字和地址。由于民俗的原因,这种事情是不吉利的,从此验尸官就不提了,法医杨命令我“隐瞒我的名字”。

第三章:母亲和孩子。

我记得台北县江子翠的案子。在案件开始时,死者身份不明,无法对案件进行调查。一些调查人员感到气馁,但杨日松仍持乐观态度。

  “即使凶手分尸的手法再残酷,面貌再难辨认,死者的妈妈来认,往往会认得出来。以前也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他的解释是“母子连心”。

不久前,南钢发现了一名男子的大腿,一些人分析说,生病的腿可能是从医院切除的。后来,法医杨去了殡仪馆,在冰冻的大腿解冻时抽动了几下。他道歉,仔细检查,发现有两处刀伤痕迹,显然是一起谋杀案。

  很快的,真相大白。死者是惨遭分尸的黄春雄。

  “这些事情都和灵魂有关吗?”我问。他说:“我们说是心灵感应比较好。”

  第四宗:托梦

  常常有人提到托梦,真真假假颇费猜疑。最近几年叶昭渠博士,亲口告诉我几个他的亲身经历。

  44年前,他在高雄由小儿科改行当法医,相验的第一起命案,是一对母子在田野中一间小茅屋,因为失火而葬身火窟。

  当天夜里他梦见那个妇人向他哭诉,说她和她罹患流行性脑膜炎的儿子,其实是被人谋害的。次日一早,他到实验室化验,证明那个男孩虽然是被火烧死,她却不是。

  警方根据叶法医的相验报告深入追查,终于破了案。凶手是她的丈夫。因为他有外遇,夫妻失和,那天他们在茅屋争吵起来。他在盛怒之下,抓起瓶子把她砸昏,以为她死了,索性狠心纵火焚屋。

  另一次他午睡时,梦到一个女人请他雪冤。两个小时后他到淡水河边验尸,死者就是托梦给他的女子。他验出她是“死后落水”,刑警随后查出,她被人失手击毙后,抛入河中。

  还有一次,叶昭渠梦见一个男子向他点点头,一晃而逝。事过三天,他到屏东县的深山验尸,死者赫然是这个人。最后警方查明他在北部当教师,因为患有精神病,自杀而死。

  第五宗:法医室祭游魂

  刑事警察的法医室,在该局东北角,是一幢三层楼的建筑物。

  一进门,左首的木桌上,摆了一排玻璃瓶罐,其中有一个罐子里装的,是新店屈尺分尸案的死者头颅。常去的人不难察觉,死者下巴的胡须又长长了一点。

  杨法医告诉我一件趣事:“刑警局夜间有人留守。

  过去有位高级警官,晚上在局里四周巡逻时,发觉法医室灯火通明,以为有人加班,走近一查,门却又上了锁。胆小地略一思维,拔腿就走。”那,法医室的电灯是谁开的?天晓得。

  刑警局法医室工友陈克土,1949年前是骑兵队中尉队长,骑马开枪,百步穿杨。这二三十年,他随杨日松博士跑遍台湾各地的穷乡僻壤,是杨法医的得力助手。

每天下午鬼节,陈克图都要到法医诊所,设立香案酒祭祀多年,到刑侦部门法医,也有“流浪汉”的灵魂。

  第六宗:“无脸女鬼”入梦

  1993年11月21日,淡水沙仑浴场发现一具女尸,脸朝下俯趴在沙堆里,身穿短紫色运动服,但裤子被褪到膝盖,露出内裤。

石林署检控官及验尸官在场,发现该名女子的面部身体完全失踪,只留下头骨及毛发附着在她的头发上。由于死因可疑,该名女子的身体在板桥殡仪馆被冻结。

  12月3月,检察官再偕同杨日松等人前往殡仪馆验尸,但因为尸体尚未退冰,杨日松只能解剖头部及胸腔。

  他发现女尸生前左后脑曾遭重击,喉部有积沙,判定是生前落水。至于脸部伤痕,因为尚未退冰,初步分析是遭螃蟹啃食。

  当晚,杨日松在家看影片,不知是看得太入神,还是做梦梦境过于逼真,他听见敲门声,还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他站起来,打开门,发现一位身穿蓝色运动服的妇女,满脸是血,看上去有点眼熟,这位女士说她想检查伤口,但他拒绝了,说“家里没有设备”,第二天就让那名女子到刑所去找他。

第二天早上,杨日松感到很奇怪,于是与检察官进行了另一次解剖。他特别观察了这位女士的脸,并在取冰后进行了比较。他发现伤口上有多个直角切割痕迹,分析是用锋利的刀片切割的。

更神秘的是,在解剖之前,杨日松要求殡仪馆工作人员看一看女尸穿的衣服,发现她们穿的衣服和梦中女人穿的一样,甚至品牌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