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68家信托公司穿透报告 三年以来22张信托公司罚单告诉你

中国资本联盟2019-12-02 13:44:18

图文:68家信托公司穿透报告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6月2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21.97万亿元(平均每家信托公司3230.43亿元),同比增长32.48%,环比增长8.65%。

作为中国金融业的支柱行业之一的信托业,自1979年至今的38年间,共历经数次整顿。最终,信托机构从上世纪80年代的上千家减至现在的68家。

近年来,监管机构不断加强对金融机构及产品的监管,尤其是要求进行穿透式监管。基于此,我们对全国68家信托机构进行了股权上的穿透和分析——层层追踪,直至底层。

这是一个艰辛的过程,因为市场上名目繁多的工商信息查询工具并不一定准确,有时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相关公司年报信息相冲突,可能是由于资料更新时差等原因造成。我们的这次穿透工作信息截止到2017年6月,年报信息截止到2016年底,但即使如此,少数纰漏仍在所难免。

如其他的金融细分行业一样,信托行业呈现了高度的国有化控制特征。我们按照股东结构图进行分析,直接控股的称为第一层股东,依次类推。多数信托公司一层股东数在5家以内,占比达到63%,16家公司在5-10家之间。但有两家公司的一层股东数就超过了30家。

我们发现,共53家信托公司由国企控制(占比约78%),其中中央政府(包括部委)25家(占比37%),地方政府28家(占41%)。民营企业作为实际控制人的信托公司家数为11家。

还有4家的实际控制人较为特殊,如渤海信托的实际控制人为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爱建信托的实际控制人为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会;重庆信托的实际控制人为TF-EPICO.,LIMITED,由于TF-EPI属于离岸公司,最初由同方股份控股,现已难以查出其具体股东情况;中泰信托的实际控制人也十分特殊,其一层控股股东为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而这一公司由北京国际信托百分之百控股,业内人士称,实际上是信托计划持股,而背后的委托人未知,因此实际控制人成疑。

本报告试图从国有、民营和外资,金融混业,产业背景等多个角度对信托行业全貌进行分析。相关数据来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天眼查及相关信托公司年报。



21世纪经济报道 信托穿透小组 



三年以来22张信托公司罚单告诉你:信息披露或成今后合规风险“高发区”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浏览银监会官方网站发现,仅今年5月份,地方银监局就发布了6起针对信托公司的行政处罚。在强监管背景下,信托公司合规风险提升。

  记者搜索银监会官方网站,共计整理出近三年来发布的22份信托公司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在对这22起行政处罚梳理后记者发现,监管处罚的领域在不断延伸,而信息披露则可能成为今后监管重点。

  华融信托研究员袁吉伟表示,近两年行政处罚增多,信托监管力度增大,监管举措更为严格。这符合当前强监管的发展趋势,信托业需要重视合规经营。另一方面,目前处罚领域主要涉及信托业务领域,并且有逐步向公司治理延伸的趋势。这两年涉及信托公司员工激励制度,公司治理的罚单也逐步增多,未来房地产信托、资金池业务、信息披露等都是监管重点。

  14家公司接22份罚单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浏览银监会官方网站发现,在今年一系列监管措施出台的背景下,各地银监局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数量也明显增加。仅5月份,地方银监局就发布了6起针对信托公司的行政处罚。

  《证券日报》记者搜索银监会官方网站,据不完全统计,共发现22份于2015年以后向信托公司开出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从中可以看出,监管处罚的领域在不断延伸,而信息披露则可能成为今后监管重点。

  在22起针对信托公司的处罚中,共涉及14家信托公司,其中北方国际(25.20 +1.78%,诊股)信托被处罚4次,湖南信托、华澳信托、平安信托、山西信托、中江信托等五家信托分别被处罚2次,其余均为1次。

  除罚款外,部分银监局还责令涉事信托公司对相关人员给予纪律处分。例如,2016年6月份,厦门信托即因“业务分类错误,未能真实记录并全面反映公司业务活动”,被厦门银监局罚款30万元,并责令该司对直接负责的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纪律处分。

  除开给信托公司的罚单外,还有1单是开给了高级管理人员。被处罚人为四川信托原任总裁陈军,其违法违规事实为“四川信托原任总裁陈军之妻违规作为劣后受益人购买四川信托有限公司结构化信托产品”,四川银监局对此作出的行政处罚内容为取消陈军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4年,四川信托亦因此被监管部门认为“尽职调查不到位、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处罚金40万元。

  监管范围逐渐铺开

  信息披露更受关注

  事实上,从违法违规的案由上,能够明显看出近两年监管范围的延伸。如果说此前,监管部门对资金投放、产品设计等问题更为在意,那么近一年以来,公司人员管理、信息披露等方面暴露出的问题则更易招致处罚。

  自2016年年底以来,共有4家公司因“信息披露违反监管规定”、“信息披露不到位”等理由遭受处罚,而此前因信息披露问题进行处罚的情况较为罕见。同样,2017年以来,有两家公司因“绩效考评制度以及绩效薪酬发放不符合监管规定”、“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批准提前履职”等公司治理问题被处罚。

  而从对产品及项目的监管来看,房地产信托及证券信托违规情形相对较多。其中,有2起处罚因“违规发放土地储备贷款”、“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引起,涉及公司分别为山西信托和北方信托;而兴业信托和北方信托则因“证券投资信托业务分类填报错误”、“证券信托结构化比例超过监管部门规定上限”的理由遭到处罚。

  除此之外,《证券日报》记者还发现,2015年及2016年,各有一起信托公司因“违规委托非金融机构推介信托计划”受罚的案例,不过其违规事实均发生于2015年以前。据业内人士推测,近期少见违规推介处罚的原因,可能是此前监管层对信托公司违规推介产品的一系列监管措施起到了实效。

  华融信托研究员袁吉伟表示,近两年行政处罚增多,信托监管力度增大,监管举措更为严格。可以预计,今年罚单也不会少,下半年可能还会有罚单出现,这符合当前强监管的发展趋势,信托业需要重视合规经营。另一方面,目前处罚领域主要涉及信托业务领域,诸如信息披露,结构化信托等,并且有逐步向信托公司治理延伸的趋势。这两年涉及信托公司员工激励制度、公司治理的罚单也逐步增多,未来房地产信托、资金池业务、信息披露等都是监管重点。最后,对于部分信托公司多次受罚,暴露其经营发展存在的薄弱环节,需要补短板。

  亦有法律专业人士介绍,《行政处罚法》中规定,行政处罚的种类包括警告、罚款、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责令停产停业、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暂扣或者吊销执照、行政拘留等多种方式。目前,各地银监局对信托公司的违法违规行为采取的行政处罚以罚款形式为主,且金额大多在50万元以下,惩罚力度及警戒作用有限。

  不过,对于信托公司来说。,一旦遭受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罚金所带来的警示作用有限,但隐性影响巨大。在投资市场中,企业可能更看中合作公司的市场形象及声誉,而投资人则更是如此。除此之外,据相关法律人士介绍,目前金融行业内多项业务资格都对一年或三年内受过行政处罚的公司表示“拒绝”。

  而从另一层面看,目前《信托公司监管评级》尚未落地,但根据此前消息,未来监管层将按评级结果对信托公司业务进行相应的分类监管。监管评级为成长类的信托公司,只能从事信托公司基本业务及担任公益信托受托人。由于监管评级要素涉及资本实力、风险管理、盈利能力等多个指标,多张银监局开出的罚单或将对信托公司的评级结果产生负面影响,导致公司对多类创新业务“望尘莫及”。证券日报 闫晶滢 

免责声明: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创作者看到,欢迎联系“中国资本联盟”认领(可发邮至:cacnorg@163.com或直接在公众号留言),如觉侵权,敬请通知“中国资本联盟”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平台微信公众账号:CACNORG。(投稿、商务合作(微信号:ccuorg)、各金融资本机构人员招聘信息(要求合法正规金融资本机构、招聘信息要全面真实、平台免费发送。)发送邮箱:cacnorg@163.com

 

更多金融资本资讯,案例、法规、分析、干货、PE/VCIPO、并购重组、银行、证券、信托、债市、项目融资、资产管理、资产证劵化、风险管控、融资租赁、小贷、保险、财富管理、互联网金融、创业孵化等,学习、交流,尽在《华夏资本联盟》官网:www.ccuorg.com(投稿、商务合作、各金融资本机构人员招聘信息(要求合法正规金融资本机构、招聘信息要全面真实、官网免费刊登。)发送邮箱:ccuorg@163.com)敬请点击“阅读原文”链接,精彩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