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用家族信托分割离婚财产【家族企业·财富】

家族企业杂志2019-12-05 13:33:18



高强与朱芳是高中的同班同学,一个是学霸,一个是班花,上学的时候就互相倾心。后来两个人顺利走进婚姻殿堂,组建了家庭。2012年,高强对新兴的手机游戏市场产生了浓厚兴趣,他敏锐地意识到手机游戏是未来趋势,于是果断拉了两个帮手,成立了一家手游公司,开始做手机游戏。


公司发展一开始也不是很顺利,为了节约成本,高强让朱芳也到公司来帮忙,既做行政,又做财务,兼顾里外,朱芳成了高强最好的帮手。2013年手游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强的公司开始有了明显的起色。公司走上正轨后,朱芳又重新回归家庭,怀孕生子,过上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又过了两年,手游公司开始有了可观的盈利,而且客户量增长很快,已经引起了许多投资公司的兴趣。但就在此时,高强与朱芳的婚姻却走到了尽头。



隔离机制在西方企业和家族治理中很常见。所谓隔离机制,是对责任、风险和受益权之间的一种法律安排,这种安排使得企业和家族财产独立于家庭成员的个人风险,不因为家庭成员个人的能力、债务、离婚、死亡而导致企业或家族财产受损或削减,并使家庭成员能持续、安全地从家族企业或财产中受益。


分手快乐 估值难定

在离婚分割时,双方对离婚并无异议,对手游公司的股权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也没有争议。但对如何分割手游公司的股权,则产生了比较大的争议。


首先,在朱芳看来,尽管手游公司已经开始盈利,但如果按照手游公司的现状来计算股权价值,则明显低估了其融资成功后的价值—目前看来融资成功的概率非常大,以及后续经营所带来的估值飞涨。而朱芳很清楚,这些飞涨依靠的正是自己和高强前些年辛苦打拼奠定的基础。因此,如果以现状为基础进行估值,无论怎样调整估值水平,都无法达到令朱芳满意的结果。


其次,从高强的角度,虽然手游公司确实前景广阔,融资成功后逐步实现上市也非常有希望,但这类行业和投资热点项目具有明显的互联网企业的特征,往往就像一阵风,也许未来持续高涨,也许突然就戛然而止了,这种风险一旦发生,损失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因此,如果以未来前景为基础进行估值,无论如何调整估值水平,都无法达到令高强满意的结果。


再者,无论采取哪种估值方法,高强在获得股权的同时,都需要支付一大笔现金给朱芳,这无疑是一个重大障碍。一方面高强不可能筹集到这么多现金,如果通过其他方式融资,相当于给自己上了一个金箍咒;高强曾经建议采取分期协议支付的方式,朱芳却认为只凭一纸合同,自己完全没有保障。


另一方面,高强一旦把资金交给朱芳,就相当于已经提前把股权价值兑现给了朱芳,这样一来,所有的风险都由高强一个人承担了,手游公司未来如果不能实现估值兑现,高强则不但投资没有回报,还要承担支付资金给朱芳的压力,里外损失很大。


和解有望 信任难寻

在反复磋商过程中,双方还探讨了直接分割股权的方案。但是这意味着更加复杂的局面。


第一,直接分割股权意味着会让投资公司对公司未来的发展产生疑虑,甚至取消投资计划。因此,直接分割股权一定会受到其他股东和战略投资者的反对。


第二,直接分割股权意味着公司表决权格局发生变化,高强对公司的控制权将因为其在股东会上的表决比例的降低而受到严重削弱,不但不利于公司的决策管理,甚至可能导致公司出现僵局。


律师也曾提出双方签署《行动一致协议》,即朱芳保证自己在股东会的投票权授权给高强代理,同时承诺自己将与高强在股东会表决上行动一致。但是,由于表决权委托依法可以随时撤销,一旦朱芳违反《行动一致协议》,高强所能获得的违约金或赔偿,则无法完全覆盖因此受到的损失。所以,这种方式并不能从根本上防止朱芳行动不一致的举动。


第三,手游公司今后的经营主要由高强负责,朱芳完全不参与经营。这种情况下直接分割股权,朱芳可以因此获得持续的回报,高强认为朱芳既然不参与之后的经营,离婚后的收益继续由其享受,无疑对自己是不公平的。


股权回购 障碍颇多

经过律师的调解和策划,双方曾经考虑用股权回购的方式解决此事:高强将一部分股权过户给朱芳,在未来五年内,高强可以以约定的价格陆续回购股权。


这样一来解决了双方对股权估值的担心:如果公司股权价格持续上涨,那么高强一定会拿出钱来购买股权,即使高强不购买,朱芳也可以继续保有股权或将股权另售他人,这样朱芳也就不必担心自己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了;同时,高强陆续回购股权,也可以缓解自己的资金压力,如果公司股权价格不动或者下跌,高强则不必拿钱购买股权,自然也就没有资金的压力,以及独自承担公司经营的风险。


但这一方案的障碍也很明显:

第一,高强陆续回购股权意味着双方要多次办理股权交割手续,需要双方互相配合的环节很多,这些都是容易产生争议的地方,例如如何交付现金,如何登记过户等。对于高强而言,一旦朱芳因为出国或某种原因延误办理,甚至在股权价格持续高涨的情况下,也不排除朱芳故意拖延时间,以便可以将股权另售他人的可能,自己的权益得不到保障。


第二,朱芳也有担心,如果高强迟迟不回购,自己不得不等待高强的回购期过去才能将股权另卖他人,这样一来很可能错过了兑现时机。


第三,双方对回购价格怎么约定,难以达成统一意见,高了或者低了都不好。


第四,朱芳持股的负面影响仍然存在。


第五,高强每次回购股权都要交税,在公司股权价格持续上涨、时间跨度长达五年的背景下,回购行动所发生的税负将难以估量。



在与邓文迪离婚时,默多克采用了最常见的隔离工具——私人信托。默多克将家族股份置入一个单独设立的家庭信托中,并且自主设置受益人的范围、份额、权利范围、变更等事项。据悉,默多克和邓文迪所生的两个女儿仅享有该信托的一部分受益权,却没有得到参与企业管理的授权。


巧用信托 豁然开朗

经过多轮谈判,夫妻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谈判濒临破裂,似乎双方只有通过诉讼解决这样一条路可走,但是双方都认识到,一旦走向诉讼,公司的融资一定成为泡影,而且将进入长期诉讼,牵扯许多精力,双方的损失必将更大。处理此案件的律师也发现,如果继续用传统方式处理,难以平衡双方的利益和诉求。此时,律师在调解中向双方提出了信托的解决方案:


第一步:设立信托。高强作为委托人,把股权置入信托之中,由朱芳作为第一顺序受益人,朱芳的继承人作为第二顺序受益人。信托期限为五年以上无固定期限。


第二步:信托管理。高强作为委托人,有权做出终止信托、转让股权、转让信托受益权、指定股东会议投票代理人的指示。但信托设立之日起五年内所有股权分红归朱芳或其继承人享有。信托到期终止或股权转让、信托受益权转让的,信托财产和信托收益20%归朱芳或其继承人享有,其余80%归高强享有。


信托管理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设置了信托保护人。信托保护人对信托变更登记具有审核确认和记录的权利,按照信托合同和当事人的协议与信托公司对接,负责部分信托事务的管理。委托人做出的任何指示,都应当由信托保护人审核确认和记录,之后交由信托公司办理,并按照协议通知受益人。


第三步:五年内股权分红累计达到一个让朱芳满意的、比较高的金额,或者高强愿意支付这笔金额的情况下,经过信托保护人核实确认,信托受益人变更为高强。


这一方案很好地平衡了双方的利益:

首先,朱芳能够分享到前期投资经营所形成的利益,五年的分红权和20%的股权也平衡了公司发展和公司现值之间的矛盾。


其次,高强也进退自由,股权价格上涨时他可以迅速收回股权,保护了自己离婚后形成的投资权益,公司经营困难的话,他不收回股权也不会有任何给付资金的压力。


第三,高强仍然通过指定股东会员投票代理人牢牢掌握了公司控制权。


第四,通过信托保护人的居中管理,消除了双方配合过程中的尴尬,也降低了信托公司的管理成本和压力。


最后,通过变更信托受益权,也避免了未来股权转让的税负。


这一方案得到了双方的认可。


婚变:缺憾结局如何减少负能量【家族企业·齐家】

本文刊发于《家族企业》杂志11月号刊,版权归《家族企业》杂志所有。授权转载及合作请与微信后台联系,或发邮件至xiaojing@cbnet.com.cn

更多专业、精彩资讯,点击文末左下方“阅读原文”移步家族企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