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黑中介,被判为黑社会性质!

2019-09-10 16:30:35

位于武昌中南部的亚洲商务区一批房屋代理商,引起“纠纷”的警报器多达数百人。武昌警方在深入调查中发现,这批代理商以制造麻烦为职业,故意伤害租户,欺骗房东,非法成交额高达33亿元,“净利润”超过1000万元。

警方走访了数百名受害者,以收集证据,锁定17人,其中包括曾制造麻烦、斗殴、敲诈、强迫交易和妨碍其公务的任宏卓。

8月15日,武昌区法院一审裁定该团伙犯有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组织犯罪等七项罪名,团伙头目任洪卓被判处19年有期徒刑。记者了解到,这是国内第一个判定房地产中介团伙犯有黑社会组织罪的案件。

这位年轻人在从老虎嘴里进了狼窝之前租了一所房子。

安逸豪斯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原址位于武昌区亚洲区贸易广场写字楼B楼,去年11月20日,阿强,一名男孩,在租约期满后来到该公司退还定金。该公司漫不经心地声称房屋受损,需要维修、清洁,并拒绝退还1000元押金。

阿强气喘吁吁地在办公楼的A座找到了另一位代理商-洪润德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Hongrun de Real Estate Brokerage Co.Ltd.)。阿强在公司付了押金,总共预付了3900元租金,然后发现条件太差,无法像推销员所说的“舒适带着”,于是他主动提出不租。因此,该公司以违约为由拒绝退还押金和租金。

接二连三遭受损失的阿强来到武昌区公安局美圆派出所投诉。当时他不知道这两家公司是同一个老板-任红、卓和任丽红,他们来自黑龙江。

警方表示,在此期间,美圆派出所收到了多起有关租房的投诉,全部指向安乐屋、红润德这两家公司。

去年夏天毕业季节过后,警报数量增加了,在四、五个月内有超过180个这样的警告。由于两家公司都有合同在手,虽然合同条款不合理,但公安机关不能介入合同纠纷,派出所组织了多次调解,基本上是双方的让步。

(二)、女农民工提前租房,被提前开除,损失2500元。

去年11月8日,武汉市公安局决定对黑市中介人采取专项行动。美圆派出所警方对警方情况进行了梳理,退回了13名租客和1名房东举报的案件,联合局经济调查队成立了特案组,对两名涉嫌合同欺诈的特工进行调查。此时,阿强的报告为“兄弟姐妹黑铺”增添了罪证。

类似的争端继续发生。

去年11月14日,22岁的外来务工人员小丁来报案。9月6日,她去了舒适之家,租房仅4个月,但推销员胡某告诉她:“合同必须签订10个月,但不一定是满的。届时,该公司将负责转租。”小丁按照“赌一付三”的方式支付了5000元的房租和押金。没想到,11月6日,胡舒立又通知她再付三个月的房租。她不同意。胡命令她在两天内搬出去。11月9日,小丁搬了出去,当时公司说,她被超期了一天,拒绝退还定金和未使用的一个月租金,总共2500元。

警察偷偷来到安逸公司拜访,只看到顾客多余的门,营业部多达12人,在公司里有10或20名销售人员。

去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上,警方在岳家嘴任洪卓家中抓获了任立宏和他的六名销售人员。然后,他们在白丽晶抓到了任丽红和他的六名销售人员,然后抓到了两家公司的董事-推销员。

三百起纠纷都指向兄弟姐妹两位代理人

特别工作组发现了两名特工之间的数百起“纠纷”,甚至强迫警察开枪警告。

2015年8月14日晚,在接到居民投诉后,武昌民主路兴兴社区的工作人员去看一间非法拆迁的出租房屋。任宏卓的马停了下来,双方推搡,任宏卓又率领七匹马准备复仇。这时,中南派出所的巡逻队来了劝阻,任洪卓等人继续聚在一起找麻烦,姚局长推警察,打辅警,警察被迫向天空鸣枪示警,控制局势。

2016年12月23日晚上,任丽红的销售员因不退还押金而与租户发生争议,双方被警方带到派出所调解。任兄弟和姐姐告诉两家公司的员工,有20多人冲到派出所,面对租户的一边,并被警方说服离开。第二天凌晨1点左右,双方在附近再次发生了冲突,一群用砖块武装的兄弟姐妹受伤了4人。

去年6月4日,鸿润德公司区域经理刘某租了业主江某的房子,转租到胶囊房。在接到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投诉后,姜瑜提出终止租约,并愿意根据合同支付8000元违约金。刘和其他人发出威胁,姜某出于恐惧,被迫支付3万元的违约金。

2015年7月,任洪卓恶意欠业主王莫,威胁要降低租金。王不同意并准备终止合同。任洪卓指示他的人解锁门,强行出租,拒绝交纳租金,王损失了3万元以上。

兄弟姐妹们买了一间汽车办公室,赚了一大笔钱。

随着调查的进展,警方发现黑帮的犯罪远比合同诈骗简单得多。

法院发现,自2014年以来,任宏卓在武昌区成立了两家二手房租赁公司,并逐渐形成了一个三合会组织,由任丽红、他的妹妹任丽红、他的妹夫徐一伟、中国东北的一些亲戚和村民共同领导。任洪卓及其成员共进行了阻挠公务、斗殴、敲诈、强迫交易、制造麻烦、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118起。

武昌区公安局刑事调查队负责办案警察工作,介绍了家庭致富的历史。

任洪卓和任丽红分别于1986年和1989年出生。在北京做中介的任洪卓因非法经营而被工商部门禁止,并从2014年起回到原来的行业。后来,他把公司的一个部门交给了他的妹妹任丽红,并成立了一家新公司。

警察发现这伙人欺骗了房东,故意偷盗房客。租了房东的房子后,他们非法分进胶囊房,赚取差价,成交额高达3300元,通过设置合同陷阱赚取了1000多元的利润。他们欺骗、敲诈地主、强迫交易、截取租金70多万元,非法占用房客押金,通过诈骗、威胁暴力、殴打等犯罪手段牟利200多万元。

借助非法手段,武汉的兄弟姐妹迅速“致富”。任宏卓在武汉买了两套房子,一辆路虎车,投资三四百万在汉口建会所。任丽红和他的妻子买了一辆奔驰和一辆路虎。

(五)三合会头目一审被判入狱19年。

据警方称,该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任宏卓是黑帮的头目,为了维持组织的运作,各种支出高达一亿元。其中,被警方处理的探视团伙成员花了5万多元来补偿8万多元的“康复”费用。

在武昌区中南梅源,黑帮采取口头威胁等软暴力手段,制造了压迫和伤害群众的张力,同时伪装成合同纠纷,具有很强的隐蔽性。黑帮以欺诈和软暴力的形式“经营”,严重损害了中介行业的声誉;采用低价转租的方式对非法隔断胶囊房进行转租,使正规中介受到很大冲击,有的无法维持经营和关闭,有的转向仿隔膜房,严重影响群众的生活秩序和安全感。

警方说,黑帮不仅坑租,而且地主,受害者人数多,涉及阶层广泛,社会危害性大,特别是对汉代外籍就业人员实施侵权,严重损害了武汉市的形象。

武昌区人民法院十五号公开判处任洪卓等十七名被告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组织、强迫交易、制造麻烦等七项罪名。法院判处任洪卓19年监禁,其余被告13年6个月至1年监禁。

记者从权威部门了解到,该案是全国首宗以三位一体的组织犯罪定罪的案件。